女大学生兼职做“孕期情人”,最后发现雇主竟
本文摘要:男士什么时间最爱出轨?有人说是老婆怀孕时。不少男士偷腥抓住时,还振振有词:“我也有正常的需要,你不能满足,我怎么办?”面对这种畸形的需要,不少男士会趁着老婆怀孕

男性什么时间最爱有外遇?有人说是老婆怀孕时。很多男性偷腥抓住时,还振振有词:“我也有正常的需要,你难以满足,我如何解决?”面对这种畸形的需要,不少男性会趁着老婆怀孕时给自己找个“孕期情人”,为了预防情人伤害家庭,他们甚至把这桩肉体交易规定成合同制,按时上岗,定时下岗,互不纠缠。但事情真能像他们想的那样高枕无忧吗?

1、

我认识林振杰并成为他的孕期情人,是在大三下半学期去医院实习时开始的。

其实,我有一个正牌男朋友,王乐川。在大家之间,有着一场让学妹们羡慕的爱情。他高大最帅、成绩出色,我漂亮聪颖、才艺双全。更要紧的是,大家有相同的背景与话语,由于大家都来自贫穷的农村家庭。这次实习,大家两个被分配到不一样的医院。

2017年3月,闺蜜陈雪告诉我,去实习的王乐川竟在狂热地追求医院副院长的千金。陈雪和王乐川同在一块实习,理所当然就成了我的眼线,没理由不相信她。

陈雪的话我从另一个侧面得到了证明。热恋时王乐川一直像只跟屁虫似的围着我转。可目前变了,他日渐对我失去了耐心,连一块吃饭都说“没时间”。我听到的潜台词却是,他累了,他要找一根更粗壮的树枝栖息。也难怪,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以后的饭碗,每一个人都绿着双眼施展着十八般武艺,王乐川的“转向”没错,错的是我太幼稚——都什么年代了,对爱情还怀揣婴儿般的幻想?

在这个生活地不熟的地方,好像没人乐意倾听我的故事,惟一关心我的人是科室的欣姐。欣姐大我多大岁数,老公在本市一家合资企业做部门主管,他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欣姐的脸上常常挂着幸福的笑容。由于对衣着服装爱好惊人的相似,大家惺惺相惜。她除去关心我的生活起居外,节假礼拜逛街的时候,欣姐总喜欢拉我作陪。

得知我和男友关系的变故,欣姐安慰我说:“你们又没结婚,犯不着哪个为哪个寻死觅活,目前闹矛盾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总比以后后悔强。他移情别恋,你何必一棵树上吊死呢?”

2、

我仔细琢磨着欣姐的话,忽然豁然开朗——为何要死守一个王乐川?在一个兼职网站上,我发布了我们的照片,写上如此一句话:“女大学生,探寻周末兼职。不求工作劳累,只求事少钱多离家近。”我相信,想上钩的鱼儿必然会主动咬住饵的。

非常快,一个叫“留恋旧时光”的男性跟我联系了,他说自己需要非常高,看了无数女大学生的照片,千挑万选,综合考虑后,才接触的我。他说想见一面,一旦面试成功,我将获得不菲的报酬。而这份兼职叫“孕期情人”。

我有的忐忑不安,不过转念一想,我没必要去洁身自好,同时我也对这个需要条件非常高的男性充满了好奇。刚刚从爱情中败下阵来的我,急于想找一个替补,既能填补我的空虚,也能充实干瘪的口袋。

就如此,我在星巴克见了林振杰。显然大家都非常意料之外,尽管我已经事先设想过他的模样,但他俊朗的外表、得体的衣着,还有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真的是分外好看,而他赏析惊喜的眼神,也毫无遮掩地证明了我比照片上愈加传神。很好,这是一个愉快的开端。

片刻的尴尬后,大家的话题转入实质。林振杰并不讳言他探寻孕期情人的动机:“我是有家室的人,我也爱我们的老婆,但她怀孕了。所以,我需要一个临时伴侣来陪我度过这一段时期,时间不长,半年或者更多一点时间,直到她产后康复为止。”

我默默地听着,惊讶于他叙述的沉着镇静,就像在谈一桩十拿九稳的交易。我问他:“你如此做,就不怕太太知不知道?”“大家商量过了。”林振杰说,“我得到了她的理解。大家都非常开明,这总比背着她到街边‘吃野食’强。”

我叹服他的妙论,一个人要想做某件事情,总能找很多冠冕堂皇的原因。在同意他的理论前,我先抬高了我们的身价。我说:“我赏析你的直截了当,不过,你还没有问我答不同意呢。毕竟,我又不是靠做这个吃饭的。”

林振杰暧昧地笑了,他瞄了我一眼说:“你的条件很好,我不会亏待你的。如此吧,将来周一到周五,大家各干各的,互不干扰,我也好在家尽尽责任。我和老婆说好了,到了周末她回娘家,把空间留给大家。容易地说,只须你能胜任好角色,每一个月我付5000元报酬,到结束那天,再给你两万元补偿。”

我苦笑了一下,还没有开始,就说到了结束,这交易也做得够透明了。但更透明的还在下边,林振杰掏出了两张合同递给我。我看了上面的细节,强调的都是对我的约束:每一个月都需要交一张体检表,随时证明身体没任何问题;强调了避孕手段,所有意料之外和差错都由我一个人承担;作为雇主,他只享受整个过程,如果我不慎染病或怀孕,他概不负责,不但没任何补偿,而且合同立刻终止。

我的视线一下模糊了,我哭了,为这份含有屈辱的合同。但当林振杰问我有哪些不舒服时,我淡然一笑,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游戏,那样较真做什么?我只提了一个条件,给我涨薪,每月7000元。林振杰犹豫了几秒钟,签字成交。

和林振杰在一块的第一个周末,他堂而皇之地把我带回了家。自始至终我没见到女主人的影子,大家非常顺利地直奔主题。

在他拥我入怀的那一刻,我感觉非常滑稽,脑子里依稀想起了王乐川,假如没他的背叛,我绝不会上其他人的床。不过此刻由不能想那样多了,付了钱的林振杰“工作”起来十分卖力,而我也在迷迷糊糊间找到一种放纵后的痛快。

一个多月后,我对这份角色日渐麻木。另眼去看林振杰,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只不过在床上表现得贪婪一点。林振杰或许世俗了一点,但他了解赏析、了解享受,了解在床上怎么样去征服和被征服。平静时,他还会为我煲汤,或炒几个小菜,给我一种家的错觉。下了床,大家像极了结发夫妻。

3、

三个月后,王乐川忽然去人民医院找到了我。他的双眼红得像兔子,看来一路上都没休息好。他说:“蓉儿,你如何换了手机号也不说一声,害我苦找!”我冷冷地回答:“假如你是念旧情,我想做东为你洗尘,如果是想脚踏两只船,那没门儿,本小姐还没有那样贱!”

王乐川有的莫名其妙:“什么脚踏两只船,你听哪个嚼舌头了?”我不屑地说:“别装了,为了前程,你跟副院长的大小姐好上了,这我能理解,可一个大男性,应当敢作敢为,别做了否认!”王乐川完全懵了,委屈地说:“连这件事你也知晓,你也太神通了。不过,你误会我了!”“误会?”我打断他,“我不是3岁孩子儿,你用不着遮遮掩掩。”

我没听王乐川讲解下去,后来几次他来医院找我,我都冷冷地给了他一个脊背。到了周末,我又要去“上岗”了。不知情的王乐川却执拗地拦住我,想陪我散散步。我打了个电话给林振杰,叫他开车来接我,当林振杰出现时,我指着远处的轿车对王乐川说:“看到了吧,你有你的院长千金,我有我的钻石王老五,所有都不可能再回到以前。其实,你那样出色,又何必回头找我,你就一点个性都没吗?”

在奔向林振杰前,我从兜里掏出一把钱,那是我刚拿到手的一个月报酬,塞在了王乐川的怀里。钻进车里,我终于忍不住泪水婆娑,透过后视镜,依稀看见王乐川愤怒地把钱抛向空中,在很多路人惊讶的目光中,疯了似的狂奔而去……

那之后的日子里,每次被林振杰压在身下,我都木讷呆滞、心不在焉。这个时候我才了解:我还爱着王乐川。纵使他狂热地去追求那个院长千金,我仍忘不了他。我甘愿做其他人的孕期情人,不过是想通过对自己身体的体罚,来冲淡对那段感情的追忆。

一天上班时,欣姐来找了我,自从我做了孕期情人,几乎没再陪她。转了科室好一段时间不见,身材苗条的欣姐居然有的变形,原来她已经怀孕四个多月,开始显怀了。

欣姐问我是否遇上了什么麻烦,这段日子一直闷闷不乐。我说了王乐川找我的事,欣姐叹口气:“可能大家冤枉他了,他如果真移情别恋,又何必来吃回头草呢?”

看到她怀孕四个多月了,我居然毫无知道不闻不问。我对欣姐说:“让我陪一次罪,请你吃顿饭吧,不然,将来小侄子出世会怪罪我的!”欣姐没答应,她说:“你一个学生,就别铺张了,还是我来请吧,这个周末,我让老公在家做几个拿手菜。你仿佛还没有去过我家吧!”我爽快地答应了,我宁可少挣一个周末的钱,也不想伤了欣姐的一片好心。

星期五晚上,我给林振杰打电话,说这个周末有耽搁,没想到他比我还爽快:“没事,反正我也有点应酬,咱们另约时间再聚吧!”

星期六,我拎着一大堆礼物,像赴盛宴一样跨上了出租车。到了欣姐的小区门前,老远就见微微腆着肚子的欣姐已等在了那里,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寒暄完毕,我随欣姐往她家走去,到了她家楼下,欣姐就冲楼上喊:“振杰,快下来帮大家提东西!”

我怔了怔,扭头问欣姐:“你叫姐夫什么?”欣姐毫无知道:“你姐夫叫林振杰,平常工作忙,这次为了欢迎你,专门抽时间回家主厨。可以吃到他的菜,算你有口福!”欣姐一脸自得,我却完全懵了,糊里糊涂间。我竟做了欣姐老公的孕期情人!可我还心存侥幸:“欣姐,你们一直住这儿吗?”欣姐点点头,不解地看着我说:“对啊,不过,在振杰公司附近大家还有一套房屋,他忙的时候不回来,就去那儿住。如何了?”

冷汗浸透了我的脊梁,我的脸肯定惨白惨白的,身子也轻飘飘的,我不敢走进她的家门。还没有来得及转身,林振杰已经从楼道里走了出来,他也愣住了,死死地盯着我,他也没想到,他老婆要请的小姐妹,居然是我!我仓皇地掉转身,在泪水还没涌出来之前,匆匆地对欣姐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落荒而逃……

欣姐没再追问缘由。但就从那天起,我最敬重的欣姐从此和我成了陌路。我最后拨通林振杰的电话,质问他为何骗我,以我对欣姐的认知,她绝对不会允许老公去找情人的。林振杰无奈地说:“是的,我骗了你,也瞒着老婆。我是不想让她受伤,男性再如何风流,最后还是要回家的。而我对你,虽然只不过图一时快乐,但相处的片刻我还是认真的,其实有时,做一个好情人未必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伪君子!”我骂道。

半个月后,我回学校时遇见了陈雪,她哭成泪人似的抱着我忏悔:“蓉儿,有一件事,让我良心受谴。我欺骗了你。王乐川根本没追求过什么院长千金,相反他还冷拒了她的纠缠。但我借助了这件事做文章,由于我一直暗恋王乐川,我想拆开你们……”

我哽噎难言。我没颜面再去关心欣姐的家庭生活,也没勇气回头去爱被我伤害了的王乐川,那份苦涩,我知晓一生都挥之不去……

情感评论:

孕期对于女性来讲是生理和心理双重经历的一个特殊阶段,特别需要她的爱人在营养和心灵上好好体贴和呵护。劝解全天下的男性,好好珍惜怀孕的老婆,更珍惜来之不容易的家庭生活,不要等到无可挽救时才说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