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途中怕感染、企业没提供口罩,员工可以拒绝返岗吗?
本文摘要:【来源:工人日报】现在,有部分员工在企业复工后拒绝返岗,不愿复工。有的员工是因为担心疫情期间增加传染风险,有的是感觉企业没创造安全合格的复工条件,还有的员工则谎报
【出处:工人日报】目前,有部分职员在企业复工后拒绝返岗,不愿复工。有些职员是由于担忧疫情期间增加传染风险,有些是觉得企业没创造安全合格的复工条件,还有些职员则谎报自己被传染或被隔离。法律人士指出,很时期,更需要企业和职员互相信赖、相互支持。记者在采访中获悉,最近不少律师接到来自企业的咨询,说职员称自己患病拒绝返岗。其中一名职员在追问下,告知企业自己患的病并不是新冠而是高血压。法律人士提示:若职员患病但并不是受疫情影响不可以复工,应当算作病假;假如职员没生病也非受疫情影响不可以复工,企业可以根据职员手册或企业的规章规范,对该职员根据旷工处置。职员由于种种缘由拒绝返岗复工,是不是有道理?记者针对其中的不同状况进行了采访。有职员为不返岗谎称被隔离“我抵抗力差,疫情期间怕被传染,企业需要返岗我可以拒绝吗?”“家有老人是易感人群,需要人照顾,可以不去上不上班?”“公司没为职员提供口罩,可以拒绝复工吗?”……最近,像如此来自职员的咨询案例不在少数。其中,职员“害怕、担忧被传染”是不愿复工的主要原因。在北京一家网络公司工作的小雨告诉记者,她负责的运营工作都可以在线上完成,但公司非常早就强制半数职员轮班,不认可在家办公,不去企业的只能请年假和事假。“复工后半个月只发过一次口罩,看着像是‘三无’商品。我天天乘坐地铁上下班,眼看返工的人愈加多,非常担忧聚集感染,上班真的不情愿。”小雨说。现在,北京提出每户家庭可以有一名职员在家看护未成年子女,视为因政府推行隔离手段或采取其他紧急手段致使不可以提供正常劳动的情形,期间的工资待遇由职员所属企业按出勤照发。对此,有人提出,每家能否有一名职员看护孕妇、老人等,也视为正常出勤?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劳动与社会保障法专业委员会公开发文指出,职员需要在家看护易感人群的状况,不是不可以返岗的状况。对于不愿返岗的职员,不返岗虽然有防控疫情的需要,但更多的还是基于个人主观意愿,因此要与不可以返岗职员相不同。记者发现,有些职员为了拒绝复工,甚至想出了歪招,最后承担了法律责任。据报道,2月11日,江苏苏州工业园区一家超市的职员张某告知主管,女儿感染了新冠,自己则被隔离。经病毒筛查,最后证明他们并没感染新冠。张某最后承认,自己谎称家人系新冠确诊病例,是为了想居家隔离,不需要上班还能正常拿工资。张某因虚报信息致使其工作的超市多名职员被居家察看,扰乱了超市正常经营秩序,被警方依法行政拘留十日。企业可依法依规处置违纪未到岗职员人社部在1月24日下发的公告中规定: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其隔离治疗期间或医学察看期间,与因政府推行隔离手段或采取其他紧急手段,致使不可以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职员,企业应当支付职员在此期间的工作报酬,并不能依据劳动合同法第40条、41条与职员解除劳动合同。福建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何玲向记者指出,未按时到岗的职员中,对于职员受交通管制返岗困难,或因政府防控手段等客观缘由没办法复工的,企业不可以根据旷工处置,工资应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12条规定的非因劳动者缘由导致单位停工、停产的情形进行发放。然而,假如企业拥有复工条件,职员主观上不愿按时返岗,或拥有按时返岗条件但不按时返岗的,应由用人单位协商处置。“企业可从社会责任、人性化管理和职员流失本钱等综合考虑,安排职员休年假或请事假,双方协商签订《劳动合同暂停协议》等。如与职员没办法协商一致,则可依据企业规章规范依法处置。”何玲表示,若职员以在家办公条件不拥有,或因照顾未成年子女、易感人群等继续需要在家办公,企业可以需要职员提供社区或村委会的书面状况说明、家庭成员及就业状况证明或医院的诊疗证明,按公司规定履行有关请假手续,不然可按公司规章规范进行处置。同时,何玲强调,依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16条规定,因劳动者本人缘由给用人单位导致经济损失的,用人单位可根据劳动合同的约定需要其赔偿经济损失。如职员不愿或拒绝返岗的状况已构成公司规章规范规定的紧急违纪情形的,企业可以解除双方劳动合同。企业不符合复工条件职员可拒绝返岗有职员提出,自己不愿返岗,还由于担忧企业防控手段不到位。那样,职员应怎么样断定企业是不是符合复工条件?记者注意到,现在,全国各地防控指挥部的统一安排部署,设置了当地的复工需要、防控手段、审批需要和工作机制,由企业(单位)提供材料进行审批复工备案。最近,部分区域开始精简企业复工复产审批步骤,采取先复工再核查或网上备案的方法,职员可以在相应的服务平台或街道防控部门查看企业的复工状况。何玲建议,职员可依据《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手段指南》,从企业对职员健康监测、工作场合防控、职员个人防护、异常状况处置4个工作要素的贯彻落实状况去判断。假如觉得企业不符合复工条件仍强行安排复工,职员可以与街道防控部门联系,反映企业的不法行为并拒绝复工。复工后,假如企业不提供口罩或足够的防护物资,职员可以拒绝上不上班?何玲表示:“如属特殊行业、岗位可以拒绝;不然应服从企业工作安排。”她指出,依据国家卫计委今年1月发布的有关规定,部分行业、岗位职员需要单位提供口罩,如公共交通司乘职员、酒店等公共场合职员及各级医疗机构员工等;同时依据国办下发公告,应在保障一线医护职员防护物资的基础上,努力满足公共服务岗位防护需要,通过多种方法切实减少企业负担。规定并未明确需要企业在复工复产时需要向职员发放口罩等防护用品,但在特殊时期为职员提供口罩,充分体现了企业对职员的关怀。现在,对于部分疫情紧急的区域,假如疫情防控手段需要长期实行,还可能出现职员长期不可以返岗的状况。何玲建议,企业可通过工会等与职员进行平等协商,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待岗协议》《劳动关系暂停协议》或变更劳动合同,约定有关期间的工资待遇、社会保险交费和工龄计算等事情。“企业与职员的协商是第一位的。”她表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