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辅导班兼职被学生家长骚扰
本文摘要:2015年暑期,原州区某艺术学校新来了一名绘画辅导老师小菁(化名)。小菁长得漂亮,上课时一直温顺又耐心,绘画班的孩子们回家后一直滔滔不绝地跟家长说起这位美女老师的种种。

2015年暑期,原州区某艺术学校新来了一名绘画辅导老师小菁(化名)。小菁长得漂亮,上课时一直温顺又耐心,绘画班的小孩们回家后一直滔滔不绝地跟家长说起这位美女老师的种种。而近期,小菁老师的生活却有了不小的烦恼,常有不明身份的人打电话骚扰她,手机里总是收到一些污言秽语的短信……

小菁是一名大二的学生,绘画辅导班的工作是她借助空闲时间做的一份兼职。2015年9月,开学后的小菁收到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回了几句之后才知晓,他们是辅导班小虎同学的爸爸。“暑假时,辅导班过去做过一次汇报表演,由老师和小孩们参与。表演时,不少家长还前来观摩。”小菁回忆,她就是在那时候见过小虎的爸爸一面,为了准时知道自己小孩的状况,小虎的爸爸还专门问她要了手机号,说是便捷交流。因为是深夜,小菁强忍着困意跟小虎爸爸客套了几句。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但令小菁意料之外的是,隔三差五的,小虎爸爸便会打电话或发短信过来跟她说几句话。小虎爸爸的语气由最开始的客套变得熟络,又由熟络渐渐变的暧昧起来。什么“我想你了,你在做什么?”“宝贝有没想我?”都是他目前的开场语。

小菁难以忍受这种骚扰,明确的表示过拒绝,但小虎爸爸好像不为所动,照样我行我素。“他常常发短信打电话约我吃饭,甚至还开着车跟踪过我。”小菁强忍愤怒拨通小虎爸爸的电话,叫他不要再发如此的短信,不然她将寻求法律保护。没想到他们竟不以为然地说:“这算什么违法,我喜欢你不可以吗?”小菁被气得浑身发抖,只好挂断电话。寒假时间短,绘画补习班的课程马上结束,抱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想法,小菁计划带完最后几节课就走,大不了下学期开学后重新找一份兼职。1月28日晚,一个陌生的电话又打过来,他们是一位中年男子,他知道小菁的所有个人信息,还需要小菁跟她聊天。“我骂了他一顿就挂了电话。”小菁说,没一会便又接到陌生男子的短信,言语污秽不堪,不忍直视。

回想起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小菁怀疑是小虎爸爸的报复行为,大概是他将我们的信息透露给别的人,但苦于没证据,她也只能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