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人生一为恋爱,二为财富
本文摘要:生活只是一个向往,大伙不能想像一个没向往的生活。向往必有对象。那些对象,则常是超我而外在。生活一般的需要,最容易见到而又最基本者,一为恋爱,二为财富。故《孟子》说

生活只不过一个向往,大家不可以想像一个没向往的生活。

向往必有对象。那些对象,则常是超我而外在。

生活普通的需要,最常见而又最基本者,一为恋爱,二为财富。故《孟子》说:食色性也。

追求的目的愈鲜明,追求的意志愈坚定,则生活愈带有一种充实与强力之感。

生活具备权力,便可无限向外伸张,而获得其所求。

追求逐步向前,权力逐步扩张,生活逐步充实。随带而来者,是一种欢乐愉快之满足。

近代西方生活,最足表明像上述的这一种生活之情态。

然而这一种生活,有它本身内在的缺憾。

生命自我之支撑点,并不在生命自己之内,而安放在生命自己以外,这就导致了这一种生活一项不可收拾的致命伤。

你向前追求而获得了某种的满足,并不可以使你的向前停止。停止向前即是生命空虚。生活的终极目的,变成了并不在某种的满足,而在无限地向前。

满足转瞬成空虚。愉快与欢乐,眨眼变为烦闷与苦痛。逐步向前,成为持续的扑空。强力只不过一个黑影,充实只不过一个幻觉。

生活意义只在无尽止的过程上,而所有努力又安排在外面。

外面安排,渐渐形成为一个客体。那个客体,终至于回向安排它的生活宣布独立了。那客体的独立化,便是向外生活之僵化。

生活向外安排成了某个客体,那个客体便回身阻挡生活之再向前,而且不免要回过头来吞噬生活,而使之消毁。

你前一步,要感到扑着一个空,因而使你不能不再前一步,而再前一步,又还是扑了一个空,因而又使你再继续不断地走向前。

向外的生活,是一种涂饰的生活。而向内的生活,是一种洗刷的生活。

向外的要在外打造,向内的则要把外面拆卸,把外面遗弃与摆脱。外面的遗弃了,摆脱了,然后你可走向内。换言之,你向内走进,自然不免要遗弃与摆脱外面的。

向内的生活,是一种洒落的生活,最后境界则成一大脱空。佛家称此为涅槃。涅槃境界到底怎么样呢?这是非常难形容了。

约略言之,生活到达涅槃境界,便可不再见有所有外面的存在。

外面所有没了,自然也不见有所谓内。

内外俱泯,那样的一个境界,到底是无可言说的。倘你坚要我说,我只说是那样的一个境界,而且将永远是那样的一个境界,佛家称此为一如不动。

根据上述,向内的生活,就理说,应该可能有一个终极宁止的境界,而向外的生活,则只有永远向前,好像不可以有终极,不可以有宁止。

向外的生活,不免要向外面物上用功夫。

而向内的生活,则只求向自己内部心上用功夫。然而这里同样有一个基本的困难题,你若摆脱外面所有物,遗弃外面所有事,你便将觅不到你的心。

你若将外面所有涂饰通统洗刷净尽了,你若将外面所有打造通统拆卸净尽了,你将见本来便没一个内。lz16.cn

你若说向外寻求是迷,内明己心是悟,则向外的所有寻求完全祛除去,亦将无己心可明。因此禅宗说迷即是悟,烦恼即是涅槃,众生即是佛,无明即是真如。

这样般的生活,便把终极宁止的境界,轻轻的移到眼前来。所以说立地可以成佛。

相关内容